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女友的真实性体验】(33)【作者:harrys(殺人王)】
【女友的真实性体验】(33)【作者:harrys(殺人王)】
字数:548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十三)群交、烙印(上)

  「忠孝东路走九遍 穿过陌生人潮搜寻你的脸…」

  车子从学校开出去后,经过忠孝东路。

  一条我跟杰留下好多回忆的地方,第一次的约会,第一次的接吻,好多回忆。
  「杰今晚没有我陪,会过得怎样呢?」我好像好久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了,一起以后,经过变成情妇、奴隶的日子,性爱彷彿已经成为我生活的全部,连跟杰的生活也是一样…一种「少说话,多做『爱』」的生活。

  「如果女朋友不是我,是诗婷的话;诗婷会怎样跟他过呢?」突然之间,脑海闪过了这么一个念头。对了,诗婷现在到底是不是还喜欢我这个男友呢,看她这么爱跟主人做爱,到底是她喜欢性爱,还是仍然向着杰,却因为我而不敢说话与表达?

  这样想着想着,发现车子开始从忠孝东路转往高架桥,穿得犹如没穿的仪蔓学姐也加快速度,飞驰开车,载着我、静慧学姐、相韵学妹,往今晚约会的地点驶去。

  「小凡,把洋装脱了吧。」仪蔓学姐一边开车,一边说着。

  「是的。」我顺从地将披肩和只有一件轻薄的黑色套颈深V洋装脱下,没穿内衣的胴体,就这样迅速地剥开展露在三个同是性奴的女孩面前。

  「今晚不用穿衣服哦,小凡;相韵,快把小凡的眼睛绑住,然后你自己也是。」什么?又要矇上双眼,看着前方的静慧,原来早已经用眼罩绑上双眼,只见她难受的一边擦拭着身体…而相韵则对我笑了一笑,然后就把我的双眼封起来。进入完全漆黑的世界。

  之后,好长的一段时间,幸好车上有暖气,不然在高速公路,低温的台北肯定可以将我冻僵,只是仪蔓学姐始终专心的开着车,没有说些特别的话,或做一些什么特别的动作,至於相韵跟静慧也没有跟我说什么;跟以往的调教习惯很不相似,甚至可以说,有点反常的行为。

  「会是怎样的调教呢?」这样的问号不停的在心中盘旋。

  「小凡,到了哦。」经过数十分钟的车程,终於到达目的地。只是当走出车门的时候,却感觉不到特别的冷…莫非我们在停车场么?然而被矇住双眼的自己,只能在学姐的牵引后,犹如囚犯一样,一步一步走向未知的地方。

  「哈哈…」「鸣鸣…」虽然无法看到自己身在何处,但远处却隐约开始听到人们的笑声以及低吟的声音,声音随着脚步推移,逐渐的走近。

  「好啦,小凡,张开双眼吧。」仪蔓在我耳垂轻声说道,我进到了一个放着音乐的房间,门口厚厚的地毯消却了寒凉的地气;在昏蓝的霓虹灯光后,我看着装潢,充满欧陆式风格的,像是一个独立的花园别墅的感觉,相当的气派。
  「我的天!」当我进到会场,门口大字写上「夜未央」;而会场的地上有一堆大型纸袋被随意的扔在地上,纸袋都编上了号码和资料,里面看来都装了人,不断龌龊莆动,彷彿像电影里被绑架的肉参一样。然后会场有男有女,看起来有数十人在里面,正在喝酒、跳舞,而厅后面的主墙上漆着一幅巨大、複杂的几何图案。

  「小凡,很讚吧,我们都超喜欢这个地方的。待会您就知道了。」仪蔓笑了一笑,只见同行的静慧学姐、相韵都已经脱掉半开的皮革,

  「蔓奴,大家都到了吧。」主人这时候和小芮女皇,在人群里走到我们的面前。

  「学姐…那诗婷跟诗涵…」我忍不住低声问起仪蔓学姐。

  「放心吧,已经有安排了,待会您就会看到她。」仪蔓轻抚我的手,拍拍我的肩安慰道。

  「来吧,小凡,陪主人喝杯酒。」一反常态,衣冠楚楚的主人正邀杯,把一杯酒递送过来。

  此时一看,主人旁边今晚的女奴差不多都出现了!除了同样怀孕的嘉甄跟佩珊、易蓁、昨晚给主人野外露出的宜玟未知踪影外。已怀胎六个月的小芮女皇穿着一套黑色洋装,挺着巨肚的她,领着碧筠、书岚、毓洁、祐瑄四个学姐走过来,学姐们每个都穿着各式各样的皮制内衣,而各有特色的知识美人,惟一共通点都是皮制内衣仅把姣好的双峰外围绑住,让冶艳的双峰更加突出。

  「各位奴主,今晚欢迎来到每月的调教趴,这月是年终月,相信很多奴主今年都赚不少吧…请今晚尽情享用女奴们的肉体盛宴!」一把女生的声音在会场大厅透出。

  「今晚可是有二十五对夫妻跟奴主在这,其中大家期盼已久的圣大跟小仪今晚也来了,期待大家给他们俩好好优待哦…而为了鼓励多带母狗姊妹的奴主,这次主人特别奖励带上最多母狗女奴的得主,L先生,主人的一百万美元奖金,希望先生笑纳,为我们社会做更多的『贡献』哦!」女孩一本正经,澈若银铃的说着…然后全场都聚焦着主人…天啊,原来我们都是他今晚带来的「母狗」,还为他赢来一百万美元,不过…这里的主人看来非常财雄势大…举止一下就是过百万美元。

  「老刘,真够朋友,今晚带这么多宝贝给大家玩啊…母狗瑄也来了,长腿媚媚今晚可要给人家灌整壶呢…」

  「老张,你也是啊,从淡水过来,想死我了,慧然跟小璇两个小淫娃有来了吧。」

  「当然有来啰…来小贱人,给刘先生请安,倒酒…」

  「咦,这个叫什么名字啊,长这么正,哈哈老张你得遭天谴啊…」

  「什么啦…你老刘才是呢,连自家母狗的高中妹妹都不放过,才高一呢…来,小母狗,人家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是的主人…母狗叫…杨巧萱…」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主人以外,同样玩弄着女孩的男人-被称为「奴主」的男人。这几个年纪不一的男人走了过来,开始跟主人聊天。里面的音乐虽然震耳欲聋,但却不妨碍角落里聊天商谈。

  而那个姓张的瘦削男人,背后的三个女孩应该就是主人所说的「慧然、家璇」跟「巧萱」,其中慧然我已经在短片里见过一次了,短片里的她给十几个男人轮着射了一大堆精液,印象实在深刻到不得了,对了!她也是在群组里,有跟小妹聊天的女孩!这次亲眼看到这个女生,大概160左右的身高,20岁左右的年纪,只是身材匀称得无话可说,特别是白晢得毫无血色的臀部,到大腿、玉足的曲线,确实惹火。

  另外两个女孩,家璇是三个女生中比较高的女孩,及胸的长发刚好遮住饱满双峰的上围,跟慧然相比虽然腰肢稍粗,但臀部却比慧然要来得小,配上一对健康的美肌长腿,应该是一个活泼的女孩吧。至於剩下的巧萱,脸蛋完全是另一个风格-绝对的妖艳女孩,特别是眼神自然透出一种难以形容的媚惑,不成比例的还有她的双峰与细腰…天啊跟佩珊的巨乳有一比呢,完全把匀称的慧然与家璇比下去了…

  她们都仅穿统一的黑色蕾丝内衣,将火辣的身材进一步燃烧无穷的欲望。然而初熟的俏脸,配上性欲满载的熟女才有的黑色蕾丝内衣,仍有点像是小女孩穿大姐姐的衣服一般,但对男人来说,会因而有着更诱人的落差吧。

  慧然这时候好像看到我正在凝视她,就有点尴尬的点了点头,不过脸部表情有点像人家讲的「天生臭脸」,她点头的时候我才看见,原来她们跟我们一样,被捆住一个狗用的项圈,只是她们的项圈颜色是白色的,手腕则扣上一个铁牌-相信应该就是她们的「奴隶名牌」了。

  至於旁边的男人们看着我们几个女孩,除了偶尔说话吃一下豆腐以外,却依然笑笑,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跟平日的调教,很不一样。我们在角落找了个桌子,主人跟女皇、几个奴主坐下来点了些饮料,不过都是酒。

  「小凡,快跪下。」仪蔓学姐拉了我一下,只见所有的女孩都像母狗一样,跪在桌子旁边,我也急忙跟着一起跪在旁边,真的像极被圈养的母狗了。而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舞池中跳舞了,台上有几个穿得很性感的跳舞女郎在带跳。而地上十几个纸袋继续被放在大厅上,在舞厅旁依存着。

  「大家多喝几杯再去跳舞!」一个奴主说道。主人在催促下,我们大家喝了一大杯调的鸡尾酒,很是呛口的酒…从来没喝过这样的酒呢,相信酒精浓度一定很高,才一、两杯已经有点昏头转向了。

  这时候主人跟奴主们喝得性起,就开始奔入人群里,同时一件一件衣服的剥开;我转看一眼跳舞的人群,原来里面的男人们都已经脱光光,至於女孩们要么就是只穿内衣,不然就是穿了等於没穿的绳索衣服。

  「老婆,今晚委屈你了,把大家的衣服拿上去,待会再回房间啊;喜欢就去找个人玩玩吧,不过别把人家搾乾啊。」

  「老公知道了,你也别玩太疯啊,要不要吃药呢,嘿嘿…」

  「妈的,老婆这么看不起你老公啊,老公可是肏研究生肏到一群母狗呢,当然也肏到个中国『好宝贝』啰…」

  「好啦…老公等你回来…肏死人家。」主人一边温柔同时戏谑的与小芮女皇对话着,一边故意的搓揉了女皇因受孕而变重尤甚的右胸,而小芮女皇却除了语言上轻轻挑逗外,也表现出绝对的服从,任由男人们的视奸,这样看来,女皇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场合了…至於同样完全天体的几个男人,也唯唯诺诺「嫂子感谢啦…」的话。

  「待会一起『玩』吧…嫂子,最爱跟老刘联谊的了。」其中一个奴主挺起了肉棒,竟然主动走过来跟小芮女皇说。

  「好啊,王老弟,过了这一场再跟妹妹说吧;我老公也超喜欢您那母狗诗呢,母狗诗最近要怀上了没…」

  「母狗诗现在乖乖的在等嫂子你呢,今晚开房好好玩她啊…啊,嫂子爽…」小芮女皇摸一摸对方精壮的胴体,一边毫不怯场的套弄了肉棒一下;脸上愉悦而淫荡的表情都让我感到无比吃惊。

  「哈…小王,待会再玩啦,这边一个森林呢!」大厅此时真的是一个森林呢,数十个男女正在音乐的律动下狂欢起来,更大有越趋激烈的情势。

  「小凡,还继续喝…大家都出去跳舞啦;今晚您可是主角呢。」仪蔓学姐拉起我的铁炼,一边将杯里剩下的饮料通通倒入我的口中,喝不完的饮料则流到身体各处。

  「呜…」给酒精灌注在嘴巴,自然不甚舒服,但也只能呜呜的喝下了第四大杯酒精饮料。然后任由仪蔓学姐,将我带到舞厅的中央。

  「哗,是哪来的淫娃啊,还没入正题就已经脱光光给人看了哈?」一个男生说道。

  「那可是母狗涵涵的大姐啊,主人。」

  「好淫贱的母狗呢,难怪妹妹都这么浪,家里供书教学看来是白读啦,哈哈哈哈…」

  「老刘你真是够意思呢…把主角带来啦,快叫那母狗玩给大家看看。」围观的男女不断淫虐着全身赤裸的自己,我的双腿却完全按捺不住,一道水柱不停的流出来。

  「各位朋友,这个就是我调教以来最有天份的女奴诗凡,肏她的时候已经不是处女了,不过认真是个浪货,连自家两个妹妹都送给自己主人肏,各位肏过的母狗婷跟母狗涵就是她妹子,爽不爽?!」主人这时候朗朗上口,大声把我的身份经历介绍出来,我简直是羞怯得无地自容…然而药力不断迸发的瞬间,已经令我脑海只有一片空白。

  「爽啊…这里的母狗都很喜欢这两个妹妹呢,母狗淇,喜不喜欢啊?」
  「回主人,芷淇喜欢,最爱跟母狗涵一起给大家肏了。」一个长得甚为幼齿的女孩回应道,人群则报以热烈的欢呼声。这个应该就是群组里面叫「芷淇」的女孩吧,女孩看起来还没佩珊、小只马易蓁来得高,仅仅穿着一件包住胸部的白色tubetop,衬托着丰满的乳房;娇小的身躯下身只有条紧身黑皮丁字裤;脖子同样配上一只母狗的项圈,小腹还被纹上刺青…

  「来吧,小凡,第一次来要多喝点啊…」一个男人把热酒直接倒在我赤裸的身体上,酒精从嘴巴一直流到下体与毫无遮掩的双腿。而其他的宾客不分男女都一起向我泼上了饮料。

  「啊…」本来下意识想反抗的我,却感到全身火烧般的炙热,无论是喝下去的酒,还是在身体上的酒香,片刻间,全身从内至外都不断的发热,已被调教多时的我,自然知道是什么反应,但在这么多陌生人面前发情,却是第一次;我腰肢一伸,胸前双峰一挺,立刻将媚态完全展现在狂欢的男女面前;随着酒精的香气不断散发,身体因而更加的放松放荡。

  「哈哈,大家都在看我呢…」看到自己成为了大家目光的焦点,我抿嘴一笑,不断撩人的摆动着代表诱惑的双臀,丰满的双峰随着跳舞的节奏在上下波动。乳头因为爱抚跟暴露的羞耻感刺激下而挺立。

  阴户更流出淫水到双股之间,舞池内的男女们看到如斯淫荡的自己,开始故意用下身揩擦着我不断发热的身体,不断揩碰她的胸部,有人甚至伸手直接拍打我全部裸露的纤腰和屁股,乃至全身的每一个部份;全场随着艳舞和音乐的滚动开始沸腾,疯狂的群交盛宴已悄然开始;祐瑄学姐被刚才称讚她长腿的男人抱住,仪蔓、相韵几个学姐学妹开始替不同的男人口交着,看到她们媚眼如丝的注视前方的异物,然后毫不犹疑的奋力吸吮,彷彿是属於自己最深爱男人的肉棒;犹如一只被控制调教的发情母狗,完全任由自己的肉体堕落到狂交的世界。

  至於地上被大纸袋包住的「东西」,此时也被人们「拆开」,原来都是被捆绑起来,一丝不挂的女孩!只见她们每个都一脸春情荡样,欲求不满的样子,看来也是这里的奴主所圈养的女奴。这时候不少男女把她们抱了起来,互相播弄…
  主人则一脸满意的看着我,慧然在奴主指示下,抱住了主人不断轻轻亲吻胖壮的身体,一边继续注视着我,好像跟主人在低语什么…然后把背部转向主人,一边正视着被狂交世界吞噬的我,一边让主人发挥了「绅士」风度,将内衣背后的吊扣拆开,张开俏美的双峰,同供品尝欣赏…

  「来吧…看吧…很讚是吧…看啊…」脑海里逐渐失去理性的我,一点也不在乎现在正置身陌生群趴的环境,身体更不由自主的随男人们的喜好不断摆动磨蹭,好像有意挑逗他们。不规矩地把手偷偷伸进那个刚刚跟芷淇对话的年轻奴主下面,他发现的时候吃了一惊,然后哈哈大笑将我抱住,而我在药物的影响下,只是不断的对他傻笑;任由他和芷淇不断抚弄我已发春的胴体。

  就在此时,我微微看到楼上的灯光;一个吊在半空的囚笼,正坐着两个被捆绑的女孩。两个女孩被穿上了充满青春气息的校服,其中一个还穿着名校景0女中的小黄校服…

  「小母狗看到啦…你那两个贱货妹子在上面呢…」果然,是我的两个妹妹,小妹穿回平日上学的制服,诗婷则穿之前高三的校服…只见诗婷不断起伏着近来日渐成熟的胸部,高高顶起了高中校服,内里嫣红的乳头当然没有任何的内衣包藏,随着女孩的情欲,不安份地凸起,两个同是黑色的短裙和雪白的短袜,让同是美少女纤细的腿部无比吸引男人的眼球,囚笼在此时渐渐从半空吊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