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我和赵姐的故事】(22)【作者:52676】
【我和赵姐的故事】(22)【作者:52676】
字数:65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二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我轻轻的推开门,看见赵姐正站在镜子前,轻轻向脸上拍着卸妆水,她全身只穿着黑色的蕾丝边内裤,光滑的皮肤在暖色光的映衬下给人一种肉欲的感觉。

  「去看看我的水怎么样了」赵姐昂起右边侧脸,对着镜子里的我说。

  「好」我用手捂着正在胀起的下体,匆匆的向浴盆走去。

  热水哗哗的流着,龙头下泛着白色的水花,半个水缸已经被盛满,水气不断蒸腾,扑在我的脸上。我用手背碰了碰水面,有些烫,不过还好,应该能满足赵姐「偏烫」的要求。

  「主人」我揣度了现在的情景,选择了这个称呼「水差不多了」

  「好」赵姐把头发扎起来,侧身对镜子里自己照了照,语气有些撒娇「讨厌,屁股又大了」

  「主人,你的臀型非常的好」我关上了龙头,卫生间一下安静了下来。「很……好看」

  「你不懂」赵姐缓缓扭了扭腰,用手在屁股上抓了一把「男人和女人对胖瘦的概念就不一样」

  她对着镜子皱了皱眉,然后转身向我走来,雪白的双乳随着她的脚步颤动着,有着恰如其分的饱满圆润。我有些惊讶自己以前怎么没有注意到赵姐有这么完美的胸型。

  「看够了没?」赵姐走近,站在我面前,用手托了托她的右乳,声音里带着一丝调情的意味「要不要摸摸?」

  「啊?」我有些晃神,把眼神重新移回赵姐的脸上,她微微眯着眼睛盯着我,嘴角含笑,不戴妆容的脸上少了一丝风尘,却更加的自然,皮肤紧致不像已经四十的女人,即使没涂口红,嘴唇依然丰满,富有血色。

  我正看的出神,胸口突然一痛,「嗷」的叫出来,低头一看赵姐正用指头捏着我的乳首。

  「这几天没好好调教你,是不是又变傻了?」赵姐的力道放松,但还是掐着不放,左右拧着,疼痛的快感让我下面硬了起来。

  「真是个变态」赵姐注意到了我的变化,笑道,另外一只手套住我的阴茎,慢慢撸动着,嘴唇凑近我的耳边「今天伺候好了我,一会儿赏你」,然后对着我的耳洞轻轻吹了口气。

  「是,主人」我舒服的浑身瘫软,勉强用两条腿支撑着自己,感觉赵姐再这样刺激我我就要缴械了。

  「把我的内裤脱了」赵姐两手松开我,用手扇了下我的胸口。

  我走到赵姐身后,从后面靠近她的臀部,张开嘴,咬住内裤的松紧,赵姐身上的香水味一丝丝的渗入我的鼻腔,我牙一紧,慢慢的向下拽动,额前的头发扫过她的腰窝,让她身体抖了抖。嗔道:「痒」

  我没有停下,轻轻的抱住她的大腿,咬住内裤的侧面,往下一拽,赵姐的臀部就露在了我的眼前,浑圆的曲线,丰满却不累赘,我恨不得此刻就将脸埋入那神秘的沟股中。

  「怎么了?是不是很久没有尝过主人的味道了?」赵姐用手撩了撩水,然后扭头,但没有看我,却知道我在看什么。

  「嗯」我用嘴叼着黑色的内裤,深呼吸着。

  「你进来之前我可刚用了厕所」赵姐配合着我的动作,让内裤顺利落地,她身体微微前倾,抬起一只脚,踩在浴缸的边上,将下体在我面前打开,股沟直直的对着我的鼻梁,一朵粉色雏菊在我面前含苞欲放,很干净,隐约有一些肛门独有的气息,经过我大脑的加工后,是一种致命的香气。

  「水还有点儿烫呢,但我想先弄干净我的屁股,怎么办呢」

  「求你了,主人」我不假思索,口中疯狂的分泌着唾液。

  「哦?求我什么?」

  「让我舔您」

  「舔哪儿」

  「舔您的菊花」

  「菊花是什么?」

  我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主人是让我说出屁眼二字。

  「是您的肛门」我想了想,找到另外一个中性词,不知道为何,我在赵姐面前总是不能表达的那么直白。

  「哈哈哈哈」赵姐笑的抖动起来,臀部的肉也微微颤抖「就喜欢你装正经的样子,那你告诉主人,肛门是用来干什么的么?」

  「拉……排便」我知道赵姐想再次让我窘迫,她确实也做到了,我脸有些红。
  「怎么?都舔过这么多次了,这会儿还难为情了?」赵姐的屁股贴着我的鼻尖缓缓的划了个半圆。那特殊的味道随着距离的贴近愈发浓密,却像催情剂一般,让我深陷其中。

  「求您了,让我伺候您吧」我感觉到一些液体渗出了我的阴茎前端。

  「我刚才说了吧,这里可是刚刚……用你的话怎么说来着,啊对,排便的地方,多脏呢」赵姐调侃着我。

  「求您了」我的喉结在蠕动着,脑子中只有这一句台词了「让我舔吧」
  「好啊,那你告诉我」赵姐此时也已兴奋了,我看见一丝闪光在她阴户间挂了下来。「你的嘴,亲过多少个姑娘?」

  「两、三个」我用仅剩的理智回忆了那几个模糊的脸庞,然而青涩的回忆在这巨大的诱惑下并未掀起什么波澜。

  「舌吻过几个?」

  「一个」

  「她叫什么」

  「栗雯」我脑海中快速闪过一个清纯的脸庞。

  「好,我要你想着栗雯的样子,给我来个深情的frenchkiss」
  法式湿吻的对象我当然不会理解错。

  「是,主人」我两眼已经失去焦虑,脑中想着前女友的样子,愧疚感在被羞辱的快感的冲击下很快就消散,我跪直了身子,将嘴向赵姐的褶皱探去。

  随着我的嘴唇触碰到褶皱的一瞬间,赵姐舒服的哼了一声。

  我回忆着我与那个女孩接吻的情形,先用嘴唇轻轻的点缀着,用嘴唇的内侧沾湿了所有的细缝,然后轻轻的张开双唇,包住整个肉环,一点点的向外吮吸着,我能感觉到主人的肛门括约肌在我的吮吸下慢慢的放松下来。

  「嘶~」赵姐身子抖了一下「舌头,对,舌头动起来」

  我用舌根抵住赵姐的肛门,然后用均匀的力道滑动我的舌头,一直溜到舌尖,完成了第一次舔舐,苦涩的味道漫布在整个舌头,我却甘之如饴,裹着口水被我吞咽下去。

  「对,就是这样,继续,舌吻你的姑娘的嘴唇,温柔一点儿」

  在赵姐的命令下,我的唇舌翻动着,脑中想着栗雯与我接吻时她羞涩的表情,一边用舌头顶入主人的花苞,就像当时我用舌头撬开女友的嘴唇一般。

  「啊」赵姐性致也被我带起,我能感觉到她的手指在抚摸过阴唇,继而摸住我的脖子,将一丝黏滑的液体抹在我的喉结上。「你真是个舌吻的高手呢」赵姐羞辱着我,语气中带着喘息,手指勾向我的嘴巴,将两个指头塞了进来,我忙用舌头舔舐着上面残存的液体,咸味占据了我的味蕾。

  赵姐将手移开,再次将玉臀压在我的脸上「继续」我忙将舌头再次抵住花心上,舌根用力往内顶去。

  「喜欢吗?味道是不是和她的嘴唇一样?」赵姐蠕动着肛门,慢慢的吞食着我的舌头。「嗯,哦,那个小贱人会不会这样吸你的舌头呢,嗯?」

  我只能嗯嗯的发出否定的声音,想起第一次那个害羞的姑娘只会闭着眼睛微张着嘴,不知所措的接受一个生疏的舌吻。

  「好好记住主人的味道,主人的触感,我要你在婚礼上亲吻新娘的时候,脑子里浮现的是给我舔屁眼的场景,呵呵呵」我脸一红,不禁赞叹赵姐的想象力,同时意识到这句话很有可能成为我亲吻新娘时的一句心理暗示,也许会在每一次亲吻时浮现在我的脑海。

  「好了」赵姐突然身子一挺,与我的舌头分开,我有些意犹未尽,想吃了半个的奶油蛋糕突然被夺走「舔的我好舒服,弄的人家又想大便了」她扭过身,若有所思的俯视着我「我在想,是不是真的能把你变成我的厕奴呢」

  我此时奴性正盛,早已经没有了底线,伸出舌头哈着气说「愿意,我愿意」
  「不止尿在你嘴里哦」赵姐调皮的一笑「还有更多」

  「我明白」我昂头看着我的女神,她的面色因为兴奋还带着一丝潮红「我愿意」

  「看你那贱样子,真想拍下来,不过有机会真想尝试一下呢,大便在一个人的嘴里是什么感觉」赵姐一只脚跨进浴缸,慢慢的将脚浸入水里「哦~这温度刚好」

  「主人小心」我站起来,扶着她,慢慢将全身泡进水里。

  赵姐坐进浴缸后,舒服的闭上双眼,长长的眼睫毛上在薄薄的蒸汽中挂着水雾,嘴唇慢慢的呼着气,似乎是彻底的放松了。

  「厕奴……」她没有睁眼,喃喃道「有一刻我真的想来着」

  「主人只要愿意」我的阴茎开始发硬「我什么都没问题」

  「这个以后再说吧」赵姐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去把我的烟拿来,再拿杯酒」

  「红酒还是香槟?」

  「香槟吧」赵姐嘴角微微一翘「就香槟」

  「好」我转身出去,半软的阴茎擦在大腿内侧,湿乎乎的一片。

  香烟在赵姐的床头,和她的手机在一起,我刚拿上烟的一刻,赵姐的手机亮了,一条微信的推送显示在屏幕,是苏珊发来的「Lynn,在么?我明天要去苏州办事,中午有时间见个面吧,叫上你的小狗狗[ 爱心] 」

  我没有理会,拿上烟和打火机,转身出去了。

  我再次进入浴室,赵姐还靠着浴盆闭目休息,听见我进来,睁开一只眼睛,扶在浴盆边沿的手对我招了招。

  「主人,你要的东西」

  「放这儿」她拍了拍边「进来」

  「哦」我心中暗喜,这正是我期盼的结果,同时又有点儿紧张。

  浴缸很大,我坐进后还有一点儿空间,水有些偏烫,但随着身体适应了水温后就非常的舒服,我不由自主的舒了口气,似乎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赵姐单手撑着头,一手靠在浴缸上,在热水的浸泡中,面色潮红,一缕被蒸湿头发贴在侧脸,更显韵味,她眼睛半张,嘴角含笑,对着我说「好久没有和男人一起泡澡了」我感觉到她柔软的脚踩在了我的大腿内侧,然后用脚趾向我的胯下摸索着。我有些害羞,但还是硬着头皮没有躲开,最终,她的脚碰到了我软趴趴的阴茎上,我身子微微一抖。

  「好小哦」赵姐用脚趾夹住我最小状态的阳具,轻轻扭动着「让我想起我和我儿子小时候一起洗澡的时候,呵呵」赵姐的另外一只脚也参与了进来,慢慢的摩擦着我的肉棒,我能感觉到它在慢慢的变大。

  「有感觉了?」赵姐一只脚踏住我肉棒的底部,开始上下揉搓,因为没有着力点,我只好由坐姿改为跪姿,用脚抵住浴盆边缘来卡住自己。

  「看你那贱贱的样子」赵姐轻笑道,另外一只脚浮出水面,伸在我的嘴边,暗红色的指甲油在水光中熠熠发亮,无比诱人。我用手托起她的脚后跟,张嘴含住了拇趾。

  「嗯,真乖」赵姐伸了伸腰,脚又向我伸了伸。身子侧了侧,拿起了酒杯,昂头喝了一杯口「呃哦~」她舒服的呻吟起来「这样的日子天天都有就好了」
  我的嘴巴忙着吮吸她的脚趾,没法接话,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来回应她。
  「轻点儿」我感觉到下体被跺了一下「趾头都被你嘬肿了,前几天不是刚吃过」

  「嗯嗯」我放松了嘴唇,用舌头开始舔她的脚趾缝。

  「嗯,这才对嘛,平时不常洗的地方,好好给我舔干净」赵姐配合的张开她的脚趾,让我的舌头能充分的接触到趾缝中间。我捧着赵姐的脚,扭着头,调整着舌头的位置,将那为数不多的垢卷入口中,混着我的唾液咽下肚去。

  「脚底也舔,还有后跟」赵姐喝着酒,转着脚踝「正好我的脚底泡软了,把死皮给我吃了」

  「是」我稍微弯下腰,顺着她的脚跟向底舔去。赵姐的脚保养的很好,我的舌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摩擦,舔到脚心时,赵姐咯咯一笑,脚往回缩了下「痒,脚底别舔了,换另一只」

  我把她的腿放回水池里,然后抬起另外一只腿,从拇趾开始。

  「那个栗雯是你什么时候的女友?」赵姐又开始用放下的脚摩擦我的阳物,我感觉舒服极了。

  「嘶~哈,大学同学」我把嘴从吮吸她脚趾中解放出来,说到。

  「她知道你有这么贱么?」赵姐调皮的用脚底按我的脸,我很受用的承受着。
  「不知道,我和她在一起很正经」我用嘴亲着主人的脚后跟。

  「哈哈哈,她要是看见你现在这样」赵姐试图用脚趾塞进我的鼻孔,几次不成功后,她赌气的蹬了我的脸颊一脚,接着说「你说她会是什么反应?」

  「估计会崩溃吧」我厚着脸皮又抱起赵姐的脚,舔弄着她的脚背「她特别传统,我俩做那事儿都是一个姿势,我上她下」

  「多好的姑娘啊」赵姐的脚磨着我的鸡巴,我的龟头在热水中红通通的「怎么就能看上你」

  「我那时候也是真心对她好的」我说的倒是实话,我属于很专一的类型。
  「那你就没有开发开发她,让她变成你的女主人?」赵姐又喝了一口酒,我感觉她眼神有些荡漾。

  「没有」我印象中的栗雯总是那么单纯善良,在性爱中也总处于被动的那一方,比较害羞。

  「她没有让你舔过下面么?」赵姐收回了水下的那只腿,向外曲起膝盖。
  「没有」我的目光停在赵姐半浮在水面的玉峰,猜测着她的想法「她总嫌下面脏,每次做爱前都要洗干净」

  「哈哈哈,那对你来说真是扫兴呢」赵姐调侃到「那她呢,给你口过没?」
  「没有」我摇摇头,开始舔着赵姐的小腿「我要求过几次,都被她拒绝了」
  「Boring」赵姐昂起头,将杯中的香槟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后,她继续说到「难怪你们分手了」

  「嗯,但主要还是毕业以后不在一个地方」我想起分手时她不舍的的眼泪,心里突然有些发软。

  「后来呢?还有没有联系?」赵姐再次用脚底踩住我的脸,在空中左右扭动着。

  「嗯,偶尔有」我和栗属于和平分手,并没有闹到老死不相往来,聊天中能感到她对我仍有好感,她告诉我相过几次亲,但都没有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也单身,所以还抱有希望。

  「很好」赵姐坏坏一笑,把另外一条腿也收进水里,双腿对着我打开,对我伸出手勾了勾指头,「你们的事一会儿再说」她的手腕一转,指着水面下方「不知道你能憋气多久,但最好足够久,明白我的意思么」

  「明白,主人」我怀着愉悦的心情,跪好,像虔诚的信徒一下俯下身去,去取悦我的女神。

  「哗啦~」

  「嗯~」一缕水声与女人愉悦的呻吟飘荡在浴室的蒸汽之中,慢慢消散开来……

  事实证明我有些高估自己,水带给舌头的阻力姑且不说,仅仅是有限的肺活量就让我难以继力,水面很高,所以我的鼻子也一直无法抬出水面。而舔阴却是一个需要持续施加外力的技术活,这让我在水下相当的不好受。

  当我第五次浮出水面大口吸气时,赵姐不满的抓住我的头发「没用的家伙」赵姐用力把我的头按进水里,用胯部摩擦着我的鼻梁,我的舌头伸长着,想拼命的讨好她。

  「躺下」赵姐正在兴头上,站起身来,拎着我的头发,直接按到了盆底。我深深的吸进一口气,躺在盆底,在水底看着赵姐双腿分开在我头的两侧,雪白的臀部坐进水里,然后蹲坐在我的胸口上,她调整了一下姿势,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分开自己的阴唇,将那颗珍珠对准我的嘴唇。

  「来吧」我听见一个模糊的声音传来,张开嘴,让水填满整个口腔,然后快速的舔弄着主人的阴蒂,水的阻力让我的舌头变的有些迟缓,但我依然拼命地翻动着舌头,肺中的氧气正在快速的消耗,我感觉到窒息感越来越强,我伸出手,拍打着浴缸,赵姐似乎还沉浸在我带给她的快感中,我胸部的压力反而更大了。
  我更加快速的抖动着舌头,能感觉到赵姐身子开始有些微微颤动。

  氧气已经完全耗完了,求生的本能让我用尽全力向水面挣扎,主人似乎也看到了我的极限,不情愿的站起了身,让我起身呼吸。

  我如获大赦般喘息着,似乎已经多年没有呼吸过空气一般,赵姐俯视着我,目光中带着一丝不屑「就你这样也配做我的性奴?你的命比给我高潮还重要么?」
  「我错了主人」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仰望着赵姐,此刻冷酷的表情更凸显出她在我俩关系中掌权者的地位。

  「躺下,我今天一定要在你的狗脸上高潮」赵姐恶狠狠的说,一只脚踩住我的肩膀,我借力再次滑躺进浴盆,睁开的眼睛还没来得及适应水的刺激,就看见一个黑影压了下来。

  赵姐不再让我用舌头舔她,而是双手抓住盆边,蹲坐在我的脸上,前后摆动臀部,用阴蒂磨擦着我的口鼻。我憋着气,忍受着主人对我脸部狂热的凌辱,嘴中偶尔能尝到一丝咸味,我猜那是主人进入状态的证据。

  90秒过去了,我被再次推到了生理极限,但赵姐也已经进入了状态,我只好将脸慢慢向水面推了推,主人的胯部并没有一个反作用力,相反,我的头皮一紧,然后头就被赵姐抓出了水面,只是我的鼻子依然被她用阴部摩擦着。我趁机大口吸气,有不少水珠顺着赵姐的股沟流进我的嘴里,我伸出舌头,舔向赵姐的肛门。

  「嗯,对,伸进去」赵姐抓我头发的手用了用力,鼻子上摩擦的频率越来越快了,我感觉此刻自己的脸就是赵姐自慰的性工具,屈辱感让我下体在水中快速的硬了起来。

  「啊,啊,我快了」赵姐一把又把我按在了水里,回到了开始的姿势,只是此刻她的重心完全在我的额头上,我的鼻尖都能感受到那颗蚌珠的火热,我伸长舌头,尽我所能刺激着主人的肛门。

  「啊,来了,我来了~」

  我感觉到脸上的肉体整个一紧,持续了大概两三秒,然后人中处感受到一股水柱,咸味在嘴中蔓延开来,接着赵姐的重量就瘫在我的胸口上,让我气紧起来。
  「终于完事儿」我沉在水底,看着水面上的灯光,鼓膜回响着水与浴缸拍打的声音,欣慰的想到。

  然而一切并没有结束,赵姐再一次蹲坐在我的头上,没有说话,只是从两腿间盯着我,满足的表情中带着一丝坏笑,在那一瞬间我明白了她要干什么。
  一股淡黄色热流从她的下体喷出,在我的脸上打着转,卷成漩涡,继而消散在这茫茫水中,我没有闭眼,看着主人的圣水在我面前变化着,伸出舌头去品尝,有些苦涩,但这正是主人的味道,我在水下露出了笑容。赵姐也看着我笑了,似乎对眼前的杰作表示很满意。

  赵姐站起身,抖了抖身子,几滴残余的液体落在我脸上方的水面上,激起几层涟漪,我肺中的氧气再次达到警戒线,我终于再一次浮出水面。

  「哈~哈~」我大口喘着气,心跳的飞快。

  「把自己洗干净」赵姐跨出了浴缸,湿漉漉的走向淋浴室,没有看我「今天没有伺候好我,等下要好好罚你」

  我目送赵姐进入淋浴房,低头看着水中刚才她尿过的地方,用双手捧起那里的水,扑在自己的脸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