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依宁的回忆(自我回忆版)...第一任男友】【作者:sam309】
【依宁的回忆(自我回忆版)...第一任男友】【作者:sam309】
字数:112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依宁的回忆(自我回忆版)……第一任男友

  我只能趁我女友回家的时候偷偷打文章,进度不会太快,大家请见谅为什么……只能偷偷打文章呢?

  我不太会写小说。这一切……太接近真实了……

  我女朋友看到应该会跟我分手吧

             1-1依宁的心里话

  我不太理解为什么男人一定就要问这些事,难不成你之前就没上过别的女人吗?

  跟我一起也不是初恋了,虽然说你是真的没有因为这些过去的事而生气,不过,老是听了这些我跟过去男人的事情之后,就兽性大发越干越猛,你是变态吗?这么喜欢自己女人被人家干你才爽。

  那年,我16岁,国中刚毕业的时候,暑假虽然在家没事,我父母亲也都在上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家里管我就是管得特别多,想跟朋友出门去看看电影逛逛街甚么的,他们就是不同意我出门,要是偷溜出去,回家之后又是得挨我母亲一顿好打,那几年的时间,真的过得相当的难受。

  家里有两个哥哥,我们各差两岁,他们平常都是有各自的生活,也很少来干涉我的事情,说穿了,跟朋友出门不想带个拖油瓶罢了,因为父母亲都忙於工作,家中几乎就是我们三个在而已,有的时候,他们偶而会带朋友来家里,我很无聊,就会跟他们一起聊天,我的初恋男友就是这样才跟我认识的。

  家里是老房子了,很奇怪的,台湾的老房子都喜欢只盖一间浴厕,这可是个很大的困扰,那间浴室,又刚好盖在房子的中间,还开了个大窗户,虽然窗户有一米八高,平常是看不到里面的,我在家里洗澡,都习惯开着窗,因为不开的话里面会相当闷。

  一开始我还不太确定,大概是国二的时候,有几次洗澡,总感觉窗户外有些奇怪的动静。

  那时我有点好奇,家里除了两个哥哥在,也没别人,又没养宠物,怎么外面电视声音还在,后面窗户外总有些动静,原本窗户是面向厨房的,到了晚上,只要我洗澡的时候,就固定有人会去关厨房的灯,偶而还会有点声音出现,我原本想说只是有人去倒水喝吧,也没多想甚么,后来那个声音还一直都在,我心想,怎么已经关灯了,倒个水喝还会喝那么久,就踮着脚看了下窗外,不过又没看到甚么,应该是我太多疑吧,於是我就当没事继续洗我的澡。

  这件事过了没多久,有天,两个哥哥都不在家,我找不到美工刀可以用,就直接进了他们房间去找,在我大哥的书桌抽屉里,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是一面小小的镜子…后面还黏了根筷子。

  得了,我心里大概猜到是怎么一回事,拿了那个加长的镜子,走到浴室的窗户外面,举起来一看,果然浴室内的景象能看得很清楚,原来他们是每次都偷看我洗澡来着。

  不过话又说回来,上次我垫脚往窗外看的时候,可是没看到甚么人啊,於是,我换了几个角度来看,有个角度刚好只能看到一点点,而且是只看到浴室里面那个化妆镜的角度,刚好折射到我洗澡的位置,因为我喜欢在洗澡时会看镜子,所以都固定开了化妆镜上的加热器让它除雾,没想到,哥哥居然利用这点来看我洗澡,真是没想到。

  不过,我居然没有因为这样感到生气,其实,知道他在偷看,心中反而是有点刺激的,这事我也不打算告诉谁。

  偷偷的又把那片镜子放回了书桌原本的地方,但是,从那天起,我在洗澡的时候,都会刻意把身体的角度转到浴室化妆镜可以折射的地方,洗胸部的时间变长了,我想仔细温柔的洗,洗下体的时间也变长了,泡沫打下去手就不停地在下体滑动。

  偶而,我还会加码,在洗下体时还故意做出很刺激在自慰的动作,就像A片女星在手淫一样,尤其是,当我透过镜子折射发现外面拿小镜子在偷看的…居然是两个人,(因为两个哥哥都有戴眼镜,小镜子里出现的眼镜镜片反光居然不只两片)我知道越多人来看了之后,越洗越是起劲,就想让他们能够多看我一会儿这美丽的身体。

  我喜欢这样,知道能带给对方刺激,我就越想刺激他们,那时候年轻,虽是女生,总有些难以启齿的欲望,也没办法对人开口,他们也不过就是偷看而已,自己家人,我觉得应该是没甚么关系啦,就这样维持了几天,直到那件事发生就变得越演越烈。

  平常我洗澡的时间都很固定的,大概就是睡前一小时左右,因为洗完澡之后,我不太喜欢再跑来跑去,通常是套个睡衣也不穿内衣裤,就躲在自己房间里准备睡觉了。

  那天我进去洗澡没多久,正打算开始要洗身体的时候,浴室外传来了敲门声。
  「妹,快点啦,我想尿尿。?我二哥在浴室外这样喊着。

  老房子只有一套卫浴设备就是这样,一家人总会不时的上演厕所争夺战,这事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可是那天,我家里只有二哥跟我在,心里突然出现一个念头。

  【反正平常你们也一直在看我洗澡,该看的,有甚么没看过,自己家人,又有甚么关系。】

  於是,我直接就把浴室的门给打开来,对着我二哥说,「挪,我还要洗很久啦,你先尿啊。?

  记得他当初的表情…是怪怪的,不过他还是直接就走了进来,因为是穿运动裤,他直接拉下了裤子,还真的尿了起来,我在旁边仍然继续洗我的澡,事实上,我们两个都在偷瞄着对方,他应该是有点硬了吧,在尿的时候,总是压不低水线,尿的马桶盖上到处都是。

  「莲蓬头借一下。?

  听我二哥这样说,我也没犹豫的直接拿给他,他把刚才尿喷到的地方用水沖了一会儿,然后把莲蓬头还给我,就这样转身出去了。

  从那天开始,我每天洗澡,两个哥哥都会轮流进来要用厕所,最后我门也乾脆不锁了,大家出出入入的自由来去,偶而换他们洗澡,我也会直接就进去上厕所拿东西之类的,抢厕所的这个问题就比较少发生在我们之间。

  随着这些事越来越习以为常,我有时候去洗澡时,乾脆连衣服都不穿就出来了,家里人口多嘛,浴室里放衣服的地方总是堆满了大家换下来的衣服,连我要带衣服进去换都没地方放,索性就拿个浴巾擦乾最方便,两个哥哥又不是没看过,我也就这样越来越随便了起来。

  有天,我听到客厅里有人在说话的声音,是我大哥不知道在说些甚么,洗好澡之后,我一如往常的没穿衣服直接走了出来,这下可糟,客厅里来了两个他的同学,我知道他们看到我了,不过也不好意思打招呼,我也不知道该不该问候他们,就只好当着没人一样,照平常的速度走进我的房间里,那晚,我做了一生中第一次自慰。

  不是说我对这样事情没有了羞耻感,一个15、6岁的小女生,还未经人事,这样子赤身裸体的被旁人看到,我的妈啊,羞都羞死人了,我的哥哥也真是的,明知到我的习惯,他们平常看了那也就算了,朋友来也不先打声招呼,就让妹妹我这样毫无防备的被人看光光,这样人家会怎么说我。

  但是……但是啊,

  那个害羞的感觉,怎么会变成这么强烈的快感呢?

  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该用甚么样的词形容心里的感受,虽然没穿衣服在外人面前走过,就像第一次发现有人在偷看我洗澡一样、就像第一次洗澡直接开门让人进来上厕所一样、就像学校健康检查第一次被医师用手摸我的乳房看来看去一样,那是一种,我知道不好可是却很刺激的感觉。

  是子宫吗?从那个位置有在控制我的阴道、阴核、外阴唇,带来了一股热热的麻辣感。

  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将左手抓向了我的乳房,轻轻的、柔柔的托住那个软软的圆弧,时不时指尖轻碰到乳首,那个酥麻又由心脏附近开始扩散,大力与轻抓的节奏交错着,幻想着那个很帅的学长正在用他打篮球的那个巨掌游移在我的胸上。

  右手从来就是重点,下体的分泌物似乎不由自主地流出来,会不会把床弄髒然后被人发现呢?

  算了,那不重要,右手的食指指尖向洞口沾了点自己的分泌物,阴唇间其实早已满是湿滑的,接下来是很小很细微的动作,指尖的左右拨动让阴核完整的贴在手指的一部分上,因为湿滑,温柔地动着,肚子忍不住那个刺激,腹部的肌肉不停扭动着,腿也因为这个动作而轻轻地抬起,喔…,这个就是学校说不可以做的坏事情吗?怎么我却无法停止我的欲望。

  想要继续的念头占据我的想法,很羞耻吗?很噁心吗?可是我就是爱啊!
  食指的动作让人没办法停下来,那会带动整个情欲一直的高涨,好想…好想让甚么东西来填满我的子宫…

  加快了右手的动作,渴望的感觉就更加的强烈,渴望被宽厚的胸膛拥抱、渴望被人激烈的接吻、渴望奶子被抓住紧紧不放开、渴望…下体被满足充实…,脑袋与身体都得到一种虚空与满溢,阴核带来的快感,无法思考,又像是被塞满了东西,全身火热与兴奋交织,没办法停止自己扭曲身体,赤裸的自己就只能一直追求自己赤裸的欲望,连自己都可以开始闻到那个,女性下体分泌出来的淡淡的味道,可是却没有任何的羞愧,反而更刺激了自己的情欲,食指在阴核上的动作越来越大。

  全身的皮肤早就不知道甚么时候红了起来,左手,摸到的乳头变的硬硬的,喔…,那真舒服,阴核扩散开的快感,让我忍不住。

  感觉骨盆附近的肌肉,开始不停的收缩跟放松,想要性交的那个感觉一波波的涌上来,可是,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个非常想尿尿的冲动。

  「糟糕,尿出来怎么办?床单怎么处理??我这个想法立刻吓醒了自己,右手的食指跟中指赶快离开了自己的阴核上,太可怕了,都国中了还尿床的话,我妈应该会气到爆炸吧,自己以后要怎么面对其他人,吓到我整个醒了。

  心跳还没跟着动作一起慢下来,这个社会,对性这件事都当成是禁忌,我不知道,可是我就是会想,那么的好,轻飘飘的感觉,在云端带来的飢饿与渴求,我很喜欢,我就是喜欢。

  再来的日子,我哥也没跟我提过上次朋友来看到我没穿衣服的那件事情,反倒是他的同学比较常来我家聚会了,当然,如果家里有人,他们在我还没去洗澡之前就来的话,我会带衣服进去穿出来。如果是洗到一半有人来,那我还是依样大大方方的全裸从浴室走出来,不过还没大方到能全裸跟他们打招呼啦,那些男生也很识相的,有穿衣服就会跟我问好,没穿,就默默的当作没人一样一句话都不说。

  他就是其中一个常来我家的哥哥同学。

  洗好澡之后,我常常套着一件睡衣就出去房间跟我哥的同学聊天。

  其实我在学校是被排挤的,家里都不准我出门,除非是我哥也把我一起带出去,那种机会不太多。

  同学有时候也会找我一起出去逛街还是甚么的,班上几个女生的小团体就一开始都会找我,可是我都只能告诉他们我不能出门,家里管得很严,但是有一两次我哥带着我(其实是我吵着要跟)出去西门町,被那些同学看到,回来大家就说我是爱说谎的人,明明可以出门却同学找都不去,久而久之,班上的人不太跟我说话。

  难得家里有人来,这些大哥哥也好像很喜欢跟我聊天,我知道,因为我每次都只套着睡衣,一件式的那种,虽然布料不是很透,但是我的动作却没有那么秀气,常常盘腿坐在沙发上,脚翘个二郎腿换来换去,弯腰在客厅茶几上拿杯子喝茶…

  吃东西,没穿内衣裤的我,平常睡衣站起来就只有遮到大腿的一半了,盘坐的时候,每个人眼睛都盯着我下面,若隐若现的阴毛,大腿根部的神祕花园常常闪过他们这些年轻气旺的男孩眼前,弯腰的时候,我也不会刻意去遮胸部,这件旧睡衣早就洗到领口松松的,我不介意他们看我,应该这样说,我喜欢这样挑逗他们,用我的乳房、奶头、阴部,在飢渴的狼群中勾引他们,这让我在他们之间,人缘变得相当的好,大家都不会不理我,也很爱跟我聊天,在学校被排挤的感觉一扫而空,我享受那种在一堆大哥哥中当小公主的快乐,我很享受…男人想要我却吃不到的欲望。

  我喜欢他,在我哥的同学之中,他是特别跟我聊得来的。

  国中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喜欢BabyG跟SWATCH的手錶,也不知道他去哪里弄来日本的专门杂志,很多新款的手表,台湾到处找不到的,他也会买来送我,我们常常讨论这些很可爱的新产品,他知道的好多,在那个网路还不发达的时代,他真的很厉害能找到一堆这些东西。

  那天,我哥没其他同学跟着来,只有他,很奇怪的,我哥常常带了人来之后就自己跑到房间去了,都留下我来招呼这些同学,不过我还是能跟他们聊得很开心。

  我哥突然跟我说,他没吃晚餐,要到旁边路上去买他爱吃的鹹酥鸡,常常有人排队的那间店,说完拿了锁匙就出去了,留下我跟他在家里聊手錶.

  他告诉我,他很喜欢我,想要我当他的女朋友,我答应了,因为我也很喜欢他。

  第一次给了他,虽然最后没能继续走下去,我没后悔。

  跟他交往之后,没多久他就去当兵了,家里有钱的孩子,又是独子,虽然没半年他就从二等兵升上伍长当了上兵,每个月国家薪俸也只有6142元,再加上他父亲坚持,当了兵就是个男人了,家里不能给零用钱,虽然他妈总是不时会塞钱给他,但是钱总是不像以前花的那么宽,当兵的日子他好像也不是那么的顺利,常听到他被禁假还是被体罚之类的,他的脾气,变得好差,动不动就会摔东西大骂,事情一不如意他就会如此,我想,他当兵真的很不愉快。

  我哥也去当兵了,他的朋友也就很少来家里,偶而,大家有一起放假的时候,还是会来我家聚会,我也还是依样,穿个睡衣没穿内衣裤就出来跟大家聊天,这点他倒是从来没跟我要求过甚么,只是我自己,也算有点改变吧,从女孩,我成为了女人,跟人家聊天脚打开的时间变长了,坐在椅子上就算衣服没拉好我也懒得去拉它,不过也仅限於哥哥的那些旧同学,其他的人…我不想出来跟他们聊天。
  交往一年多之后,他也快退伍了,我其实跟男友之间却是越吵越凶,但是还是男女朋友啦,该做的爱没少做过,可是他摔东西发脾气的状况,从回来两三次会发作一次,到后来变成回来就会发两三次脾气,他家的东西都被摔到没甚么完好的了,他家里人也管不住。

  有天,他告诉我要放假了,我很开心,又一个多礼拜没见到他了,一直痴痴的等到他放假那天,我骑着摩托车,去火车站要接他,他说他在部队表现不错,长官特地提早半天让他么八就放假,晚上我去接他,发现他不是一个人回来,他有介绍,那是他们连上的士官长,他要找我们一起去唱歌。

  我那时还很高兴,跟他好久没有去唱歌了,我把机车丢在车站,跟他们一起坐计程车去好乐迪唱歌。

  他的士官长看起来年纪不太大,一米八的个子,看起来很高、很壮,就很像是标准的军人体格,皮肤黑黑的,很能聊天,刚看到我对他印象满好的。

  「志伟啊,你女朋友那么漂亮,怎么都没看过她来部队里会客啊??

  原本我男友一直跟士官长在聊部队的事情,他看到我一个人在唱歌,可能是怕我无聊吧,把话题转来想让我也加入。

  「她就不太会坐车啊,要她到我们营区那么偏僻的地方,等她找到路大概会客时间就结束了。?

  「嗯,我真的不太会找路。?

  「妹妹你现在几岁啊,感觉很年轻耶。?

  「我17岁,大概等志伟退伍我也刚好满18了。?

  「是喔,那你不就刚才是无照骑车。?他有点带着俏皮的语气说了起来,士官长的牙齿还满白的。

  「嘘??,不要跟警察说喔。?

             志伟那时候插进话来

  「来来来,我都没跟士官长好好介绍你,她叫依宁,叫她宁宁就好了,你来跟士官长喝一杯。?

  也许是因为年轻吧,我很少很少喝酒,那天,我却毫不迟疑地拿起了桌上的酒杯,一口气把剩下的半杯喝了下去,好辣,好烫,我以为是拿了志伟的杯子,他喝威士忌都会加很多水的,结果我是拿到士官长的杯子,他是喝纯的威士忌,这下我一口气忍住上冲的酒意,深怕让志伟在士官长前失了面子。

  「哇,妹妹你很能喝喔,半杯纯的你就一口喝下去,来来来,我陪你半杯。?士官长拿起了我刚才喝完的空杯,又倒了半杯多的纯威士忌,也是一样一口就喝了下去。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三个很开心的在唱歌聊天,听着在部队里发生的许多好笑的事情,很久很久,我没感受到我跟志伟又能再那么贴近,当了兵的他,回到家总是不爱说话,稍不如意就大发脾气,我很怕跟他讲任何事情,就尽量不讲话,好不容易的机会,我跟他之间又能这样好好地聊天,说笑,再加上士官长说笑的功力也是相当好,包厢里的气氛我记得一直是相当愉快,直到我聊到酒意上冲,就这样从坐在沙发到半躺在沙发上睡着为止。

  我开始有点印象的时候,是躺在旅馆的床上,不过还是很醉,我醒不来。
  有个熟悉的感觉,志伟在我身上舔来舔去吧,我怎么会没穿衣服?算了,我醉到没力气打开眼睛。

  事情当然没这么容易就结束,只是我印象一直断断续续的。

  我躺着,乳房被人吸允着,这个快感,真的是没有之前的强烈,喝了酒之后有差吧,或者是,太习惯了这个人的做爱形式,志伟做爱很少有变换甚么花招的,连体位也不太常换,话虽如此,我觉得生活当中,或是两人恋爱中,性不是真的很重要的事情,年轻时的我的确是这样想的。

  虽然是已经没有那么强烈的感觉,可是我的下体仍旧是因为这些刺激而湿了起来,没那么强烈的感觉但还是有感觉的,躺在我身上的他,龟头不停在洞口动着,彷彿是刻意地挑逗着,他时不时地对阴茎用力,在那种半软半硬的状况下,阴茎就会上下动着,刚好就在我的阴道口前这样拨弄,也不停的碰触到我的阴核,我有点忍不住的想扭动身体,但是喝了酒之后,真的没甚么力气动,喉头间原本因为舒服地想要发出声音,却也因为这样只有嘶嘶的很慢的喘息声。

  他见到我开始有了点反应,突然起了身,我知道,他又开始要带保险套了,虽然每次引擎刚开始热就要断下来去戴套子,是满扫兴的,不过这点我也不敢去抗议,他就是很坚持要保护我,哪能让我多说甚么。

  过了一会儿,悉悉酥酥的声音结束之后,他直接等都不等,整只阴茎就插了进来。

  喔…,这家饭店的保险套怎么这么差,一整个塑胶在摩擦我阴道的感觉,好不舒服,可我连反抗的力气一点都没有,连喘息声也都只是慢慢的,没有声音的,身体好累,虽然做爱很舒服,可是我的身体却没办法回应出我的舒服。

  他的习惯是,只要一插进去就会一直不停的在冲刺,直到他射出来为止,一年多了,没有例外的,不过可能因为两人都年轻吧,时间上…还算可以啦,至少也有个十分钟左右,不过他就算射了也不会跟我说,隔着套子,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后来我知道,当他的阴茎开始变的比较硬,然后又加速冲刺的时候,那就是「事情」快结束了,我常常是很想要再继续,可是这种事,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说出口,会被人误会是很淫荡的,尤其是年轻女孩子,我不敢讲。

  马的,那个套子的品质真的很差,阴茎进进出出的,我的阴道也一直被摩擦的很痛,不管怎样,再忍一下就结束了。

  突然间,他的动作停了下来,也把下面拔出了我的体外,是嘛,要换成背后位了,烦不烦啊,老娘酒醉就已经快要吐了,你还在那里翻来翻去的,啊是怎样,要搞到老娘吐整床你才甘愿喔,这傢伙怎么这么不识相啊。

  好不容易他把我翻过去之后,我趴在床上,他居然下了床,这搞甚么,要不要赶快解决让我好好睡了啊真是。

  我听到床头有声音,像是在拆塑胶袋,过了会儿,有人帮我带上了眼罩,就是饭店附赠的那种。

  然后是快一分钟的安静无声,我真的累了,就这么一会儿的安静,我也沉沉的快睡着了,就在这个时候,他又爬上了床,在我的身后,双手托住了我的腰,抬高了我的屁股,变成一个骑马式的姿势。

  不,不太对,这双来抬高我臀部的手,大多了,手心温度也很高,他一向一年四季都是手脚很冰冷的,我常在笑他是殭屍的身体,那么热的大手掌,不是他。
  我实在真的醉到没力气停下这一切,翻开眼罩看看是怎么回事,感觉很怪,可我又不确定到底是怎么了。

  扶着我后腰的双手没放开过,紧紧地抓着,双手的大拇指,感觉就扣在我腰窝那两个有点凹下去的洞上,然后,接着是,没有带套的阴茎插入了我的身体里。
  事情一切都不太对了,这个相当硬挺的,粗大的,插进了我的身体,这绝对不是志伟,尺寸差太多了,可是,在没有带套的撞击之下,那个肌肤紧紧相连的感觉,那个快感,就像之前的许多事情依样,子宫里传来的刺激又再次的淹没了我的理智与道德,我知道,我了解,现在插在我身体内进出的那个,不是我的男朋友,可是我却不想打断这一切,只想让性欲的潮水将我冲向未知的地方。
  这是完全不一样的境界,他先是浅浅的插入,阴道里因为刚才的感觉还未消散,在前端,也因为不如於以往的粗大的进来,那个难过与羞耻,更增加了身体的敏感。

  不是像第一次做爱时的撕裂,我已经能承受,这样下体有东西插入的感觉,可是那份巨大,仍会给会阴处带来隐约的疼痛,我将头稍微转正了些,嘴巴放在枕头上,让鼻子露出来,咬住了枕头,忍不住配合起他的进出开始呻吟,这次的呻吟是由体内…由子宫那里发出来的,而不是喉间。

  节奏被他放慢了些,取而代之的,是缓慢又深入的动作,是因为骑马的姿势让他比较深入吗?当他把阴茎缓缓插了进去的时候,然后直接到底整只没入,他停了下来,我的,感觉到一直被人深入顶到了子宫颈,那是从没有被开发到的地方,有感觉,我被顶到了那么的深处,从没有过这样的冲击,好难受,连下腹部都整个紧缩了起来,可是下体却不由自主地一直分泌东西流出阴道外。

  这时候也不管是真醉还是装醉了,用我剩下的力气,不自觉的扭起腰来,以往我都不会去配合志伟的,全程任他随意的摆佈,可是现在,我要,我想要,我要那的粗壮的长物在我腹部搅动的感觉,我要他进出我的阴道,用力的撞击我的子宫颈。

  对方也感受到了我的需要吧,他开始用力的撞击,每次每次,都直插入底,我好快乐,我好飢渴,我也好满足这样的状况正在我身上发生。

  晕眩不知是酒带来的作用还是那份撞击给我的刺激,又再一次,我感觉到了骨盆腔里的阴道,猛烈的,有规律地在收缩周边的肌肉,可是那个粗大的进出感觉还在延续,我没办法去记、去想,只有任由对方不停的在我身上任意驰骋。
  彷彿没有停下来的时候,这样的姿势让我全身无力、这样的刺激让我全身无力、这样的酒精让我全身无力,唯一只有,阴道仍然不受控制的在用力缩紧、放松、又继续周而复始的重複紧缩。

  升了天了吧!飘在云端的感觉不如上次自慰时的短暂,冲上云霄之后又爬上更高的地方,那好难受啊,这么强烈的刺激之后还有更大的刺激席卷而来,铺天盖地的没完没了嘶吼与呻吟已经没办法放松我被强烈感觉加诸在身上的压力。
  「不……不…我不行了…不行了啦……?

  第一次在做爱的时候口中不由自主地蹦出这些话来,没有了意识,但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可是,在听到我这样苦苦哀求的声音后,下体的撞击,却是比之前的狂风暴雨又更加猛烈,没人打算放过我这个高潮过了头的可怜女孩,只想彻底地把我击垮,倒地后又再度狂殴。

  我没办法再顺利的呼吸道空气,再多的氧气也无法补给给我狂跳的心脏,我记得我哀号了好久,再多的不行换不到任何的回答,只有一次又一次更猛烈的被插入。

  那个完全瘫软的状况真是让人魂不守舍,下体奔流而出的淫水,早就湿到连膝盖都感觉的到,我原本以为性爱只是件舒服的事,没想到居然有高手能让我了解到原来这回事可以这么狂野,尽兴,那实在是太棒了。

  这个冲刺终於快要到了尽头,感觉阴道里带来的饱满感受,又增加了,我知道那是男人要射的前兆,就我现在这样的状况,不想停下来,我又有点想停下来喘个气,天啊,这是天堂还是地狱呢?

  没有套子的中出,我是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状况,有股热热的暖流,被喷发到我的子宫颈上来,好棒的感觉,尤其是喷发之后继续缓慢的抽动着,原本没办法思考的脑袋,突然间感觉到阴道里他的东西缓慢的进出着,每一寸的阴道壁上,都留下那个进退的感觉,长时间的阴道肌肉抽蓄,我的身体,全身肌肉也跟着抽蓄了起来,这是甚么样的一个感觉呢?

  他轻轻地拉直了我的脚,让我又趴了下来,这次是真的抽出去了,那个粗壮的,让我喘息不停的巨物,真的离开了我的身体,随着出去的,还有刚才喷到体内的那份混灼热精,有人拿了卫生纸,轻柔的擦拭那些流出来的液体,好不舒服喔,床单整个都是湿的,趴在上面是湿答答的感觉,我没力了,不管是酒醉还是因为刚才那场激烈的性爱,我真的没力气再做出任何身体的反应,只能软软的趴在那而动也动不了。

  没过多久,我听到点菸的声音,志伟是不抽菸的啊!房间安静到……连吞吐香菸的些微音量我也能听见,也闻到了烟味。

  然后,是有人穿衣服的声音,接着开了门,他出去了,房间里还有人帮忙挂上了房门内扣的铁炼,接下来的事……我睡着了,就再也没有印象。

  早上起来,已经是十点多的事,志伟在浴室沖澡的声音把我吵醒,转头看到桌上菸灰缸抽剩的菸头,我不想相信昨晚的事情是真的,翻开床单,我看了一下阴部周围,昨晚的一切已经被擦得乾乾净净,只是空气中,床单里隐约传来精液的味道,但我宁愿相信这是个梦,就只是个梦而已。

  我们又坐着公车去到车站,要去牵回我哥的机车,那天是个要上班上学的日子,家里没人,昨晚也没人找我,传呼机整夜都没响过,大概我爸妈又去游山玩水到天亮直接上班了吧,回来的路上,我满心的疑问,可是却没办法开口说一句话,直到他送我到了我家里。

  「那……我就回家了喔,我爸妈在等我回去。?他一送我进家门,鞋也没脱,交代一下转过身就想要离开。

  「我问你。?

  「昨天晚上……?

  「我们有做爱吗??

  一开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问起,第一次的烂醉,就好像在醉酒的时候发生了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也不过是个17岁的小女生,能怎么办?

  「有啊,你知道的,我在部队忍那么多天,当然回来就迫不及待想这件事,只是你喝醉了,我忍不住就自己来了。?他倒是轻描淡写地讲着,这种事连点抱歉的感觉都没有,就好像我应该让他发泄那种感觉来着。

  「还有别人吗??

  「你说这话是甚么意思??

  我才问完有没有别人,慌张的神色就马上转变成愤怒,让我心都凉了一半。
  「我是说,早上我起来看到菸灰缸里有菸蒂,你不是不抽菸的吗?所以我才问你是不是有别人进去过。?

  「喔……那是士官长啦!昨天你喝醉了,我也喝了点酒,他帮我把你扶到饭店的床上,然后我跟他又小聊了三分钟吧,他就离开回去了。?

  「是吗??

  「那不然呢?我一个人又扶不住你。?

  他一直站在门口边上,感觉很仓皇的想要离开,我是年轻,但不是笨蛋,知道这其中必定有鬼,於是我也走到门边,把门关了起来,我怕我接下来要问的是被邻居给听到了。

  内外门都关上了之后,心中就是忍不住那个想问清一切的冲动,可眼泪却止不住地流出眼眶,带着哽咽的声音,我说出了那句我不想说的话。

  「我问你,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让士官长上了我……??

  「你说甚么??

  「闵志伟,我再问你一次,昨天晚上,你是不是让士官长干了我??

  突如其来的风暴是他的特色,一言不合就暴怒了。

  「马的,干!你这贱女人说的那是甚么话,甚么叫我让士官长干你,你把我当成是甚么人了,糙你他妈的贱货,你是想被他上想疯了是吧……?

  接下来的话我不想听了,因为他边说边开始用力的打我家的电扇,整个打翻,上面的网子散了开来,扇叶也破了,我整个呆在那边。

  他没停手,嘴巴上不停着骂着贱婊子烂货之类的话语,然后,他很用力地把我家客厅那台34吋的SONY映像管电视,从电视柜上翻了下来,萤幕破裂的时候有爆炸的声音,碎开的塑胶壳打到了我的小腿上,画下一条深深的疤痕,他还是在胡言乱语的想找东西来破坏,我心碎了,这一切原来是真的,我整个发狠了起来,右手抓住他的衣领,推到门上,然后打开了大门,用力将他推了出去,再狠狠的甩上铁门。

  「闵志伟,你给我滚,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我哽咽地嘶吼着对着被推出去的那个大骂。

  门后还是传来一阵连珠炮的骂声,「马的你个臭婊子,自己想被人家干想到疯了,就在那边胡思乱想说我恶搞,你是他妈的有病是吗??

  我没理他,冲到了房间,我关上门,开始狠狠的大哭。

  我爸妈回家看到的场景,让他们差点忙着要去报警了,我只有跟他们说是志伟跟我吵架的时候他砸的,为什么吵我没说,就只是一直哭一直哭。

  爸还是最疼我的,他叹叹气,载我到医院缝了四针,也没再问甚么,把家里打扫了之后,买了新的电视。

  虽然后来都没说,但是他看到我,总是会稍微的叹一下气,我就像游魂般的请了几天的假一直待在家里。

  直到有一天,起床之后,我突然整个有元气了起来,盥洗完之后,骑着家里的机车,我到了西门町的刺青街去,选了个还算可爱的图腾,要师傅帮我刺在小腿的疤痕上面,从那之后,我告诉自己,初恋这件事是发生过的,可是那晚,真的是只有志伟跟我做爱,其他的部分,是因为我自己做了春梦的感觉,那不是真的,一切已经过去了。

  就像被刺上青的伤疤一样,这件事,我在心里把他覆盖起来,那是假的,不曾发生过那件事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